森時·木樨

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
大龄儿童

摘抄

阿根「生命的延续本来就有点残酷呢」

罗小黑「你不想活了吗~?」

阿根「我会更珍惜生命的」


🎵相遇~分离~快乐~忧伤~  心动~慌张~希望~绝望~

    不管~明天~会变得怎样  陪着我~轻轻的唱~

    ……

——《罗小黑战记》第16话 仙与精灵

祭天剧本好可怕。。。

我昨天晚上才知道这个词,然后觉得很可怕。。。



今年最后一锅红烧肉~

我卤的蛋真的超美味~

跟风握日~

诸君,共饮~

我家这边终于出太阳了!

觉得古剑奇谭二和三的boss都应该是魔吧

如果魔晚来三十年,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

鬼师的偏执来源于他的强大

那本来是很好的东西

无论是对缙云,姬轩辕,嫘祖还是对巫炤,在魔的入侵下被迫做出各自的选择,都是很残忍的事情


人力终有不达


古剑里魔的设定本来也就像一个bug

强大,邪恶,不知道从哪里来,几乎没有牵制的力量

其实有点不合理


从古一讲一个人的抉择,到古二一个部落的“问道”,到古三人族的传承,已经真么大了,古四要拍宇宙吗?还是生态圈😂

其实觉得很期待讲一讲魔的故事哇

而且从始祖魔,到大天魔,感觉是有在悄悄做设定的呢


【风里霜】

“以前有人和我说过,梦这种东西对有些人而言,

就像口渴时得到的一碗水,可是里面掺了毒。

如果可以让你完成在现实中遥不可及的心愿,让你见到现实中永远不能再相间的人,

那睡着和醒着又有什么分别,也许还更快乐一点。

越是无望,越是沉迷。”


遥夜湾真的好美啊,特别是夜里~

【北洛】

“血脉中的杀性和贪欲吗?

听起来就和饕餮似的,和野兽也没什么两样了。

我说的不对?

换了你会怎么做?”

【云无月】

“力量本身没有对错,无论强大还是弱小。

操控它都必须出自我的本心,不可为欲望所凌驾。”

【北洛】

“我猜你就会这么说。”

【云无月】

“你不会觉得不舒服吗?”

【北洛】

“你指什么?”

【云无月】

“魇族之事。”

【北洛】

“魇族是魇族,你是你。

辟邪也能吞吃许多妖魔吧,这种事难道自己能选?

能选的只有吃和不吃罢了。就像你说的,必须出于本心”


非常喜欢超有行动力,真·十分放心·非常舒适 的 大妖老年组(并不老!)

这个地方没有很懂:

这个被发动的阵法是巫炤的还是姬轩辕留下来的?

那些在空中漂浮的文字是什么?

那些文字变成金光又代表了什么?


我一开始猜是不是意味着巫炤发动的法阵,其实是为了净化西陵的魔气,那些字由黑变金就是残魂被净化魔气可以去转世投胎了?也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也没办法证明(哭唧唧)。


一直也没看到别人问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剧情。


有小可爱愿意讨论解答吗?

【刘兄】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……

我在杨平梦里的时候说要救大家,最后也是一无所成。

我打算去找遥夜湾,不是出于好心,而是觉得等不下去了,继续留在那里我会疯掉。

如果真的要死,倒不如拼一把,至少做成一件事情。

……现在到了这个梦里,我还是没用,需要你保护,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祖先受苦……”

【北洛】

“你有手有脚,只要过日子是自食其力,不伤天害理,不作奸犯科,怎么就没用了?

没事别把自己想得太厉害,拯救苍生这种力气活我还不一定做得到呢。

玳族的事情你再难过,也已经过去至少两三千年了,

不管你今天做些什么,好的还是坏的,都不可能改变发生过的事。

既然你还在这里,就是玳族的血脉延续下来的明证。

眼前的只是梦,我们能活着回到现实中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
——《古剑奇谭三:梦付千秋星垂野》

“上天若是不生我们,这世间该有多无趣啊。

诸君,共饮。”

——姬轩辕《古剑奇谭三》